五代梁柏乡之战:沙陀铁骑一战斩首两万后梁军队

2018-08-12 20:14:37 责编:admin 浏览:2786

五代梁柏乡之战:沙陀铁骑一战斩首两万后梁军队

公元907年,朱温篡唐建梁,史称后梁,从此,我国历史进入了五代时期。当时,朱温占据中原,势力强盛,一时无人能与之争锋,但时间不长,占据太原的晋王李存勖,势力得到了迅速发展,并在柏乡大败朱梁军,扼制了朱梁进一步发展的势头,扭转了晋与朱梁争斗中的被动局面,而且对以后的政局产生着深远的影响。

柏乡之战的历史背景

晋与朱梁之争由来己久,早在唐末晋王李克用与朱温即进行了长期的争斗,起初李克用

占优势,后来由于李克用对朱温争斗中的一些失利,势力日弱,及朱温建梁后,势力又向北

发展,与晋争夺潞州(今山西长治市)。而就在这时晋王李克用因病重去世,其子李存勖继位为晋王,之后,他不顾父新亡,亲率大军从太原南下,出其不意在潞州城下大败朱梁军,使晋军威为之一振。随即,晋大将周德威乘胜取泽州(今山西晋城市),但未克。不久,周德威又两次出阴地关(一名汾水关,在今山西灵石西南汾河东岸南关),南攻朱梁据守的晋州(今山西临汾市)也未获成功。在这种情况下,李存勖为了进一步扩展自己的势力范围,就把目光投向了今河北地区。

就今河北地区而言,当时朱梁的势力已越过黄河。此外,占有镇州(今河北正定)的赵王王镕,坐镇定州(今河北定县)的义武节度使王处直,盘踞幽州(今北京市)的刘守光,都是与李存勖相邻或相近的一些割据势力。其中,王镕、王处直势力较弱,不可能对李存勖构成威胁。就实际情况而言,他们对李存勖也一直保持着友好关系。其原因是多方面的,但主要的原因不过两点:一是李克用、李存勖父子实力较强,他们不敢轻易得罪;二是从战略地位看,随时处于李克用、李存勖父子的打击之下。就后者而言,李克用、李存勖父子从太原发兵,可以轻易东出太行山进攻镇、定;反之,如从镇、定发兵攻打太原,必须克太行山重重险阻而入,进兵非常之不易。再说,镇、定势弱,地处河北平原,四面受敌,无险可守,如去进攻太原,无异于自取灭亡。从当时形势看,由于镇、定对晋来说,安分守己,所以李存勖也不可能冒然向镇、定发动进攻,他向河北平原发展自己的势力需要有一个机遇。

镇、定是在强邻中求生存的,仅就镇州的王镕而言,威胁主要来自三个方面:朱温、李存勖(之前为李克用)和刘守光。李存勖继位前后的一段时间内,朱温势强,王镕主要依附朱温。王镕子昭祚还娶朱温女为妻。公元910年(后梁太祖开平四年),王镕夫人何氏卒,各邻近藩镇都前往吊丧,朱温、李存勖也都派去了使臣,并在吊丧期间相见。朱梁的使臣返回后对朱温说:“镕潜与晋通,镇、定势强,恐终难制。”朱温深以为然,于是积极准备以武力攻打镇、定。而就在这时,燕王刘守光发兵屯涞水(今河北涞水),“欲侵定州”,朱温即以“恐燕兵南寇,助赵守御”,及“分兵就食”为由,“遣供奉官杜廷隐、丁延徽监魏博(今河北大名)3000人分屯深(今河北深县)、冀(今河北冀县)”,以便寻机进击王镕。

王镕无力也无心与朱温交战,当他闻知梁兵欲进犯后,即将准备抵抗朱温的深州守将石公立逐出深州城外,以示和好。后又从梁人口中得知朱温志在灭赵的实情后,仍不敢与朱温决裂,而是派使臣到洛阳(今河南洛阳市)向朱温讲诉燕兵已还,希朱温能把军队召回,但朱温并不因此回心转意。不久,梁将杜廷隐关闭深州城门,将城内的赵戍兵全部杀死,强行占有深州城公开与王镕为敌,不得已,王镕求救于燕、晋。

抓住机遇进军柏乡

燕王刘守光素无远略,他见到王镕派来的使者后,对其幕僚孙鹤说:“王镕数负约,今使之与梁自相弊,吾可以坐承其利,又何救焉!”而王镕的使者至太原,当时同样也感受到朱温威胁的王处直也派使者至,他们欲共推李存勖为盟主,合兵攻梁。为此,李存勖召集部下商议,大家都说不可,但李存勖认为:“彼亦择利害而为之耳。王氏在唐世犹或臣或叛,况肯终为朱氏之臣乎?彼朱温之女何如寿安公主!(王镕曾祖元逵妻唐绛王李悟女寿安公主。)今救死不赡,何顾婚姻,我若疑而不救,正堕朱氏计中。宜趋发兵赴之,晋、赵叶(xie,和的意思)力,破梁必矣。”于是遣周德威统兵,出井陉(今河北井陉西北井陉山上),屯赵州(今河北赵县)。

公元911年元月(梁开平四年十二月),王镕再次向李存勖告急。这次,李存勖以蕃汉副总管李存审守太原,自己亲率大军从赞皇(今河北赞皇西南)东下,与王处直合兵。至赵州,又与周德威合兵。沿途还抓获梁派出采薪刈草的军士200人,从他们口中得知,朱温曾对其出征的将领训话说:“镇州反覆,终为子孙之患。今悉以精兵付汝,镇州虽以铁为城,必为我取之。”李存勖为使镇人闻此言,坚其附晋之心,特命人将这些抓获的梁兵送之于镇。

李存勖率军进至距柏乡(今河北柏乡)30里处安营扎寨,然后命周德威等领胡骑迫近梁营挑战,但梁按兵不动。于是,李存勖命军队拔营再向前进,营于距柏乡5里的午河之北,复派胡骑迫近梁营驰射;同时大声叫骂。面对晋军如此嚣张,梁将韩勍按耐不住,领步骑兵3万人,分3道出营迎战。梁军铠甲鲜亮,镂金镶银,战袍华丽,光彩耀目,晋军望见,锐气大减。周德威看出梁军志不在战,而是在炫耀武力,于是激励士兵说:“此汴(今河南开封市)、宋(今河南商丘市)佣贩儿(对商人的蔑称,时汴、宋地当大运河流经地区,商业发达。)徒饰其外耳,其中不足惧也!其甲直数十千,擒之适足为吾资,无徒望而爱之,当勉以往取之。”言毕,周德威亲自率领干余骑攻击梁军阵两端,左冲右突,出入其阵中4次,俘获梁军百余人,且战且退,至晋军营地而止。梁军也不进逼,退回到自己的营地。

就当时双方实力而言,晋虽与镇、定合兵,但还不可与朱梁相比,与梁军首次交战后,李存勖和周德威谋议破敌之策,周德威认为:“贼势甚盛,宜按兵以待其衰。”而李存勖认为:“吾孤军远来,救人之急,三镇乌合,利于速战。”因周德威与其意大相径庭,于是又反问周德威说:“公乃欲按兵持重,何也?”周德威回答道:“镇、定之兵,长于守城,短于野战,且吾所恃者骑兵,利于广野,可以驰突。今压贼垒门,骑无所展其足;且众寡不敌,使彼知吾虚实,则事危矣。”李存勖听后不悦,乃退卧帐中,一时诸将都不敢进言。周德威觉得事关整个战局,为了不使李存勖轻率作出决定,就去说服资深而被李存勖尊重的大臣张承业。他见到张承业就直陈利害说:“今去贼咫尺,所限者一水耳,彼若造桥以(逼)我,我众立尽矣。不若退军高邑(在柏乡北30里),诱贼离营,彼出则归,彼归则出,别以轻骑掠其馈饷,不过逾月,破之必矣。”张承业听后,深表赞同,于是进至李存勖卧室,掀其帏帐,抚其身而言道:“此岂王安寝时耶!周德威老将知兵,其言不可忽也。”李存勖听后,一下翻身起来,高兴地对张承业说:“予方思之。”言下之意,即是赞同了周德威所说。时梁军闭垒不出,似无动静,但从抓获到的梁兵口中得知,梁军暗中正在积极营造浮桥,准备大举进击晋军,至此,李存勖深为周德威所言折服,十分赞叹地对周德威说:“果如公言。”当日,李存勖即命拔营,退军高邑,也即以退为进,拉开了柏乡大战的序幕。

柏乡大战

柏乡原为镇属地,因地接梁境,怕梁侵掠,不储备粮草。梁占柏乡后,因无粮草积蓄,梁兵四处割草以饲军马,晋得知这一情况后,即每日派军士抓获割草的梁兵。梁兵怕被捕虏,就闭营不出。于是周德威命胡骑环梁营驰射叫骂。梁军见此情景,疑晋军有埋伏,愈不敢出,但军马又不能不喂,不得已只好在自己占领的地区,掀百姓屋顶的茅草或折断炕席饲马,而马吃上这些东西后,大批死去。就在梁军陷于困境的时候,周德威与别将史建塘、李嗣源领3000精骑逼近梁营寨门叫骂,梁将王景仁、韩勍被激怒,率大军而出。周德威、史建塘、李嗣源等见梁军出营即引军后退,梁军追击,晋军且战且退,时间不长双方转战至高邑之南。在这里,晋将李存璋早已统领步兵列阵于野河(今河北赞皇、高邑、柏乡境槐河)之北等候。

“梁军横亘数里,竞前夺桥”,意在过河冲杀晋军。守桥的是镇、定步兵,他们抵挡不住梁军来势汹汹地进攻,逐渐向后退却。此刻,亲临督战的李存勖见情势危急,就对身边的部将李建及说:“贼过桥则不可复制矣!”同时示意其增援。李建及会意,当即“选卒二百,援枪大譟”,拼死将夺桥的梁兵杀退,这样就把梁军拒于野河之南,而晋军据野河之北,以逸待劳,控制渡桥,相机出击,在战场上处于主动地位。

梁军志在一举取胜,晋军志在击溃梁军,双方在野河一带形成了大决战的局面。这时,李存勖登上高丘了望战场说:“梁兵争进而嚣,我兵整而静,我必胜。”晋、梁交战自巳(上午9到11点)至午(中午11点到1点),约一个时辰,未分胜负。至此,李存勖对周德威说:“两军已合,势不可离,我之兴亡,在此一举。我为公先登,公可继之。”周德威闻言拦住李存勖的马头说道:“观梁兵之势,可以劳逸制之,未易以力胜也。彼去营三十余里,虽挟糗粮,亦不暇食,日昳(日过午偏斜)之后,饥渴内迫,矢刃外交,士卒劳倦,必有退志,当是时,我以精骑乘之,必大捷。于今未可也。”李存勖听后,即按马不出,继续观战。

梁军以白马都最为强劲,(“都”为唐末五代的军事编制单位,并多冠以名称,白马都为其一。)晋将李嗣源“跃马挺身,与其部下百人直犯白马都,奋檛舞矟,生挟二骑校而回”,以致全身布满飞矢,“甲如猬毛”,“由是三军增气”。双方再战至申时(午后3到5点),梁军因远道赶来进攻,又未食午饭,已是“士无斗志”。就在梁军稍有退意之时,周德威大呼道:“梁兵走矣!”一时,“晋兵大譟争进”,与此同时,李嗣源又“帅众譟于西阵之前日:'东阵已走,尔何久留!'”西阵梁兵不知虚实,“互相惊怖,遂大溃。”李存璋又“引步兵乘之”,高呼让梁军投降,梁军战士闻言,“悉解甲投兵而奔之,嚣声动天地。”因此前梁军曾残杀镇士卒百姓,这时柏乡一带百姓见梁军败,也“奋白刃追之”,在晋、镇、定联军,及当地百姓的打击下,“梁之龙骧、神捷精兵殆尽,自野河至柏乡,僵尸蔽地。王景仁、韩勍、李思安以数十骑走。晋兵夜至柏乡,梁兵已去,弃粮食、资财、器械不可胜计。凡斩首二万级。李嗣源等追奔至邢州(今河北邢台市),河朔大震。”

柏乡之战晋胜利的原因及影响

关于柏乡之战晋胜利的原因可以从朱温建梁谈起,当时的朱温可谓是志得意满。然就在这之后不久,李克用却身染重病死去,史载其临终前的情况说:“世言晋王(李克用)之将终也,以三矢赐庄宗(李存勖建后唐是为庄宗)而告之曰:'梁吾仇也,燕王吾所立,契丹与吾约为兄弟,而皆背晋以归梁,此三者吾遗恨也,与尔三矢,尔其无忘乃父之志。'庄宗受而藏之于庙,其后用兵则遣从事以一少牢(古代祭祀用的猪和羊)告庙请其矢,盛以锦囊负而前驱。”也就是说,李存勖在李克用死后是以哀兵进行征战的。所谓哀兵,一般来说是战争中因失利而形成的,因其曾经失利,所以在以后的战争中会谨慎从事,多方考虑,并充满着一种复仇的勇气,以致有哀兵必胜之说。就柏乡之战来看,晋军主帅李存勖不骄暴士卒,能听进将帅的正确意见,战士临阵“整而静”,也就是有着一种内在的勇气,这些都具有着一种哀兵的特质,这也是晋军取胜的重要原因所在。

第二,李存勖在取得潞州城下的胜利后,“归晋阳,休兵行赏,以周德威为振武节度使、同平章事。命州县举贤才,黜贪残,宽租赋,抚孤穷,伸冤滥,禁奸盗,境内大治。以河东地狭兵少,乃训练士卒,令骑兵不见敌无得乘马;部分己定,无得差晷刻。犯者立斩。”李存勖经过这样一番整顿后,政治清明,经济发展,士卒精练,实力得到了很大的发展,这为柏乡之战的胜利提供了根本的保证,使晋军在柏乡之战期间没有因内政和军需供应等问题受到牵扯和干扰。战士临阵“整而静”,除前文提到的有哀兵特质之外,也反映了士兵平时的严格训练。

第三,晋军掌握了战争的主动权。柏乡之战的初期,李存勖能根据实际情况的变化,调整自己的作战计划:先是率军逼近梁营扎寨,形成对梁军的进逼之势,后又听从老将周德威的建议将军队后撤,避免了近战中自己兵力不足的弱点,也使在日后的决战中易于发挥自己以骑兵为主的优势。之后,晋又派军队抓获梁割草的士兵,致使梁军草没有着落,军马大批死去,这样就造成梁军冲击和远程行军的困难,在这种情况下,晋把梁军诱引到自己营地附近,以逸待劳进行决战,无疑增大了晋军胜利的可能性。

进入决战后,由于晋军己占主动,所以应对从容。当时对野河桥的争夺是战争胜败的关键,李存勖亲自示意身边将领李建及率军把争桥而进的梁军杀退。在选择全面出击的时机上,李存勖听从周德威的建议,而周德威也冷静切实地抓住战机,从而取得最后的胜利。

第四,晋军将士大臣在柏乡之战时都能积极献策,英勇奋战,是取得胜利的重要原因之一。如周德威对李存勖的建议开始未被采纳,但他并不放弃,又去请老臣张承业出面劝说李存勖,使李存勖最终听从了自己的意见。决战中,周德威又积极献策,洞悉敌情,把握战机。又如李建及受命后,率军拼死阻击争桥而进的梁军,并将其击退,从而保持了晋军在战场上的主动地位。又如李嗣源率领自己的亲军,冲击梁军最强劲的白马都来鼓舞士气,以致全身布满飞矢,“甲如猬毛”。这些,可以说是李存勖平时选贤任能,在决战最关键的时刻得到了最集中的表现。就晋军整体而言,在决战中能做到“整而静”,除前述的原因外,也反映了将士一心,所抱有的必胜信念。

第五,朱梁的冒然进兵也是晋获胜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首先在柏乡之战前,朱温对时局没有进行全面的考虑,对自己最主要的敌人李存勖实力的发展及对战争的参与估计不足,或根本就没有考虑。再说其冒然进攻镇州的王镕,势必威胁与之相邻的定州王处直,而镇、定力弱,又势必向李存勖求援,这实际就是把镇、定推向了李存勖一边,从而增强了李存勖的实力,使之在一定程度上缩小了与朱梁军事力量的差距。

其次,梁军后来在与晋军对阵时,冒然出营,更导致了他的最后战败。如前文所述,晋军迫近梁营扎寨时,周德威率骑兵向梁军挑战,梁军出营迎战,被周德威看出其志不在战,而在炫耀武力;实际也就是向晋军展示了其强盛的一面,同时也暴露了其“骄兵”这一弱点,从而使周德威提出了“贼势甚盛,宜按兵以待其衰”的策略。晋军并因此后撒,及采取了消耗梁军实力的行动。

晋军退至高邑,在梁军马大批死去的情况下,周德威等再次逼近梁营挑战。梁军大举出击,想凭人多势众,消灭晋军,这次却走上了不归路。因为梁军随晋军转战至野河后,争桥不成,被阻于野河南侧,梁军虽众但不得充分施展。而晋军控制渡桥不断向梁军发起进攻,这样,晋军可以轮换,而梁军不得休息。周德威所谓梁军“虽挟糗粮,亦不暇食”,即是就此而言的。在这种情况下,梁军“日昳之后,饥渴内迫,矢刃外交,士卒劳倦,必有退志”,也是在周德威预料之中。晋军抓住机遇反击,一举取胜,也是必然之势。

再从梁出师目的看,表面上是助镇御燕,实为灭镇,为此不惜残害镇士卒百姓,这造成了镇士卒百姓对梁军的仇恨,致使后来柏乡附近的百姓也“奋白刃”追击梁军,这自然对晋军的胜利有着积极的作用。

柏乡大捷后,晋乘胜进击,黄河以北州县纷纷落入晋军之手,使晋的先头部队进至黄河北岸,这就对梁首都开封形成威逼之势,而梁在河北的势力却大减。尤其是这之后,梁军对李存勖产生了惧怕心理,如柏乡之战后不久,李存勖于黎阳(今河南浚县东北)观河,值梁军1万余人将渡河,闻李存勖至,皆弃舟而去。更应提及的是,柏乡之战以后,李存勖不断对梁发起大规模的进攻,直至把梁灭亡,即此而言,柏乡之战可以说是晋由守势变为攻势的转折点。然而柏乡之战的意义还不仅此,因为李存勖入主中原后建立了后唐王朝,之后的后晋、后汉王朝实际也为李存勖后继者所建,甚至后周和宋王朝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是后唐王朝的延续。见于此,柏乡之战对我国历史的影响应该说是非常深远的。

展开全文

上一篇:《后汉书》范晔矮穷矬 留下无数名言警句

下一篇:流氓皇帝朱温:与臣下妻妾淫乱 和儿媳通奸

精选阅读

历史揭秘:是谁把杨家将最终逼入绝境

历史揭秘:是谁把杨家将最终逼入绝境

2018-07-01风云人物

解密侵华日军在中国到底阵亡了多少人?

解密侵华日军在中国到底阵亡了多少人?

2018-07-30近代历史

周恩来给张学良的十六字密信 生前从未透露

周恩来给张学良的十六字密信 生前从未透露

2018-08-17近代历史

广东为何是近代民主革命策源地和先行地?

广东为何是近代民主革命策源地和先行地?

2018-04-29近代历史

儒学的自由主义陷阱

儒学的自由主义陷阱

2018-07-20文史博览

宋朝宦海沉浮:五起五落的传奇人物

宋朝宦海沉浮:五起五落的传奇人物

2018-08-16古代历史

明代红丸是什么?嘉靖为制药选少女1080人入宫

明代红丸是什么?嘉靖为制药选少女1080人入宫

2018-08-20古代历史

民国最有文化的黑帮大佬杜月笙,孟小冬也甘愿做他的小妾

民国最有文化的黑帮大佬杜月笙,孟小冬也甘愿做他的小妾

2018-08-23近代历史

猜您喜欢

伊阙之战:战国历史上战场杀人最多的战争

伊阙之战:战国历史上战场杀人最多的战争

2018-08-24 20:08:31 古代

决定夏朝命运一战:鸣条之战背景和战争起因

决定夏朝命运一战:鸣条之战背景和战争起因

2018-08-24 20:02:11 古代

揭:后梁太祖朱温 建立后梁 史上最流氓的皇帝

揭:后梁太祖朱温 建立后梁 史上最流氓的皇帝

2018-08-23 19:39:23 古代

最荒唐的荒淫皇帝:后梁皇帝朱温霸占儿媳妇

最荒唐的荒淫皇帝:后梁皇帝朱温霸占儿媳妇

2018-08-23 19:39:19 古代

战神陈庆之:七千对百万毫发无伤创战争神话

战神陈庆之:七千对百万毫发无伤创战争神话

2018-08-22 20:02:03 古代

靠脱了上衣痛哭获得皇位的五代皇帝是谁?

靠脱了上衣痛哭获得皇位的五代皇帝是谁?

2018-08-19 19:36:43 古代

最荒唐的性交易:后梁皇帝朱温霸占儿媳妇

最荒唐的性交易:后梁皇帝朱温霸占儿媳妇

2018-08-16 18:47:46 古代

对西方列强的第一战——明朝海军与佛朗机的屯门海战

对西方列强的第一战——明朝海军与佛朗机的屯门海战

2018-08-08 20:04:00 古代

战后统计元日战争中的日本人死多少

战后统计元日战争中的日本人死多少

2018-08-08 19:26:33 古代

揭秘五代第一名将:因为别人的谗言而走错路

揭秘五代第一名将:因为别人的谗言而走错路

2018-08-07 19:21:13 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