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充

江充

(西汉武帝朝绣衣使者)

人物简介:

江充(?-公元前91年),本名齐,字次倩,西汉赵国邯郸(今河北邯郸)人。本名江齐,通晓医术,其妹善歌舞鼓琴,嫁与赵国太子刘丹。江齐成为赵敬肃王刘彭祖的上宾。太子刘丹派人追杀江齐,江齐逃入长安,更名江充,汉武帝在上林苑犬台宫召见江充。曾出使匈奴,官至水衡都尉。江充上书汉武帝刘彻举发刘丹和姐妹及后宫相奸,刘彻立即逮捕刘丹下狱。武帝晚年患病,江充指使胡巫檀何欺骗武帝说:“皇宫中大有蛊气,不除之,上疾终不差(病不愈)。”武帝信以为真,派江充成立专案小组,严加查察。一时江充权倾朝野。[pag

展开全文

江充相关

本名
江充
别称
江齐、江次倩
字号
次倩
所处时代
西汉
民族族群
汉人
去世时间
公元前91年
籍贯
赵国邯郸
官职
绣衣使者、水衡都尉

人物生平

告发刘丹

江充因其妹善操琴歌舞,嫁与赵太子刘丹,才得以成为赵王刘彭祖的座上客。后来刘丹怀疑他将自己的隐私告诉了赵王,二人交情遂恶。因为江齐知道的事太多,刘丹使吏收捕他,竟然让他逃脱。刘丹便将其父兄抓来杀害了。

江齐仓皇逃入长安,更名江充,向朝廷告发刘丹与同胞姐姐及父王嫔妃有奸乱,并交通郡国豪猾,狼狈为奸,恣意为害之事。汉武帝刘彻览奏大怒,下令包围了赵王宫,收捕赵太子丹,移入魏郡诏底狱严治,并判其死罪。

刘彭祖是汉武帝的异母兄,为了救儿子一命,遂上书称:“江充是个受缉捕而逃亡的小臣,现在随便耍弄奸诈,让圣上气恼,想借您的威严以报私怨,后果终难逃烹醢之刑,还是不知悔悟。我愿意精选赵国的勇猛之士,前去从军,抗击匈奴,为朝廷效力,以此赎刘丹的罪。”武帝虽赦其死罪,而太子地位却被废了。 

汉武宠信

当初,汉武帝在犬台宫召见江充,江充请求以平常的穿戴叩见,汉武帝同意了。江充身穿织丝禅衣,服饰有些许妇人意味,丝帽上鸟羽作缨,走动时摇冠飞缨。兼之身材魁梧伟岸,容貌气派,使汉武帝望见就感到他与众不同,对左右人说:“燕赵真是奇士很多啊。”待江充上前,与他一番谈论后,汉武帝大为高兴。

江充请求出使匈奴。汉武帝问他有何打算,回答是“出使应因变制宜,以敌为师,事情不好预先打算。”汉武帝任命他为谒者,出使匈奴归来后,就拜为直指绣衣使者,督捕三辅境内的盗贼,监察豪贵们的越礼过分行为。
  当时贵戚近臣中很多人骄奢越僭,江充一一举报弹劾,还奏请没收这些人的车马,让他们到北军营待命抗击匈奴。
  汉武帝准奏后,江充即刻传文给光禄勋中黄门,对那些该去北军营待命的近臣侍中,告知门卫,禁止无令就出入宫廷。于是贵戚子弟惶恐起来,都到皇帝那里叩头哀求,表示情愿出钱赎罪。汉武帝答允,令他们各自按俸禄地位到北军交钱,这次朝廷共得数千万钱。汉武帝觉得江充忠直,奉法不阿,言语也合心意。 

威震京师

江充外出,碰上馆陶长公主等人在驰道上坐车行走,就喝问为何如此放肆,馆陶长公主说:“是太后的诏命。”江充说:“只有公主可以,随从车骑都不行。”便把随从处罪,车马没收。

江充陪随皇帝前往甘泉宫,正巧遇上皇太子刘据的家臣坐着车马在驰道上行走,江充抓了交官处置。刘据得知,派人向江充求情说:“我并非舍不得车马,只是不想让陛下知道了怪我平日不管教左右。希望您宽恕一次。”江充不理睬,径直上奏,汉武帝说:“作为人臣应当如此!”对他更加信任,江充真是威震京师。他担任水衡都尉,亲族好友沾光的不少。后来,触法免职。曾有阳陵人朱安世控告丞相公孙贺的儿子、任太仆的公孙敬声干巫蛊害人之事,连累阳石、诸邑公主,公孙贺父子遭诛杀。 

巫蛊之祸

后来汉武帝在甘泉宫生病,江充见汉武帝年老,担心驾崩后被刘据杀掉,因此设下奸计,上奏说汉武帝生病是由巫蛊作祟引起,汉武帝就让江充负责审查此事,江充指使胡人巫师到处挖掘,搜寻地下埋的偶人,又抓捕夜间祷祝和自称能见到鬼的人,还让人在一些地方泼上血污,假造祷祝现场,收捕验治那些被指控的嫌疑者,施加铁钳烧灼的刑法,强迫认罪。这样弄得人们互相诬指,各级官吏动辄判人大逆不道之罪,使牵连受害的前后数万人。
  这时,汉武帝年事已高,疑心左右之人都在用巫术诅咒他。到底有没有,没人敢为受冤者辩罪。江充揣摩到汉武帝心意,便谗言说宫中有邪气,先从后宫中皇帝很少理会的妃嫔入手,最后牵涉到卫皇后。

并在太子宫中挖掘出一个桐木人,刘据惊恐,无法表明清白,捉住江充,亲临斩首,并骂道:“赵国的奴才,陷害赵王父子还嫌不足吗?又来害我父子!”并把那些胡巫也在上林苑中活活烧死。刘据自知闯下大祸,便矫诏发动兵马自卫。汉武帝在甘泉宫闻报,立命丞相刘屈嫠调兵平乱。于是与太子两方在长安城中混战五日,死者又是数万人,使血流成渠。后来太子兵败逃亡,旋被汉军围捕在长安东边的湖县泉鸠里,悬梁自尽了。太子良娣及二子一门皆被杀戮,只留下一个襁褓中的皇孙(既汉宣帝),被廷尉监丙吉隐藏下来。卫皇后因有同谋之罪,御史大夫和丞相司直都因为是江充的上属,被定了失职罪,结果前者自杀,后者腰斩。司马迁的好友任安,时掌北军,他接到太子的命令后,闭营未肯出兵,视作判断敌情不明,存心观望,也被判了死罪。

这场大乱,史称“巫蛊之祸”,不仅白白死了好几万人,就连汉武帝自己也弄得骨肉相残。此后,巫蛊之事人们再也不信了,武帝自己也渐渐觉悟,知道是江充从中施诈术,乃命夷江充三族。又作“思子宫”,于卫太子被害处作“归来望思之台”(即望思台),以志哀思。 

历史评价

《汉书》:《书》放四罪,《诗》歌《青蝇》,春秋以来,祸败多矣。昔子翚谋桓而鲁隐危,栾书构郤而晋厉弑。竖牛奔仲,叔孙卒;郈伯毁季,昭公逐;费忌纳女,楚建走;宰嚭谗胥,夫差丧;李园进妹,春申毙;上官诉屈,怀王执;赵高败斯,二世缢;伊戾坎盟,宋痤死;江充造蛊,太子杀;息夫作奸,东平诛;皆自小覆大,繇疏陷亲,可不惧哉!可不惧哉! 

白居易:余读《汉书》列传,见佞顺媕婀,图身忘国,如张禹辈者。见惑上蛊下,交乱君亲,如江充辈者。见暴佷跋扈,壅君树党,如梁冀辈者。见色仁行违,先德后贼,如王莽辈者。又见外状恢弘,中无实用者。 

钱时:小人进身用事,未尝不托忠直以行其狡险。人主弗察而轻授之权,则鲜有不为大奸剧恶以乱天下。江充、卢杞之徒是也。充为赵王客,而诣阙告赵太子阴事,则其人可知矣。一旦骤用,举劾不避权贵,此如市井恶少,得所依凭,即逞其暴豪,肆其凌轹,而无所顾忌,谓之忠直固不可也。观其奏白太子家使,与劾“不下司马门”无以异。然而君子之论,若黑白之不侔者,释之之志在守法奉公,而充之志在立威取宠耳。日胎月酝,卒至以巫蛊杀皇后、太子,而帝不悟推原祸贼,与前日之谗赵太子同一机也。吁!戒之哉! 

丁耀亢:非江充杀太子也,武帝自杀其子也。充本阴险小人,而宠之,以喘物为奇,安得不屠人父子也?养狼而使视稚,其不尽食稚者几稀。 

史书记载

《汉书·卷四十五·蒯伍江息夫传》. 

相关文章

历史名人

上古人物 夏朝人物 商朝人物 周朝人物 春秋战国人物 秦朝人物 汉朝人物 三国人物 晋朝人物 南北朝人物 隋朝人物 唐朝人物 五代十国人物 宋朝人物 元朝人物 明朝人物 清朝人物 民国人物 近代人物

皇帝列表

上古皇帝 夏朝皇帝 商朝皇帝 周朝皇帝 秦朝皇帝 汉朝皇帝 三国皇帝 晋朝皇帝 南北朝皇帝 隋朝皇帝 唐朝皇帝 五代十国皇帝 宋朝皇帝 元朝皇帝 明朝皇帝 清朝皇帝

历史朝代

上古 夏朝 商朝 周朝 春秋战国 秦朝 汉朝 三国 晋朝 南北朝 隋朝 唐朝 五代十国 宋朝 元朝 明朝 清朝 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