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詧

萧詧

(西梁(后梁)皇帝)

人物简介:

萧詧(519年―562年),一作萧察 ,字理孙,梁武帝萧衍之孙,昭明太子萧统第三子 ,南北朝时期西梁(后梁)皇帝,西梁政权建立者,555年―562年在位。萧詧初封曲江县公,后改封岳阳郡王,历任宁蛮校尉、雍州刺史等职。太清三年(549年),其兄湘州刺史、河东王萧誉为荆州刺史、湘东王萧绎所攻,萧詧于是率众伐江陵(今属湖北),兵败逃归,于是向西魏称藩。承圣三年(554),西魏攻打并平定江陵。次年,西魏立萧詧为梁主,年号大定。仅辖江陵一州之地,上疏称臣,奉西魏正朔,是为西梁。大定四年(558年),萧詧派遣王操掠取湘州长沙、武陵、南平等郡。大定八年(562年),萧詧去世,谥号宣皇帝,庙号中宗,葬于平陵。

展开全文

萧詧相关

中文名
萧詧
外文名
萧察
国籍
中国(南梁→西梁)
民族
汉族
出生日期
519年
逝世日期
562年
职业
皇帝
主要成就
建立西梁
代表作品
《愍时赋》
在位
555年--562年
谥号
宣皇帝
庙号
中宗
年号
大定
陵墓
平陵

人物生平

蓄财交客

萧詧自幼喜欢学习,善于写文章,尤其擅长于佛教经义。梁武帝对他特别称赞赏识。梁普通六年(525年),封曲江县公。中大通三年(531年),晋封岳阳郡王。先后担任宣惠将军、知石头戍事、琅琊及彭城二郡太守、东扬州刺史。 

同年(531年),萧统去世,梁武帝舍弃萧詧兄弟,而立第三子萧纲(梁简文帝)为太子,心中常感抱愧,就宠爱萧统的儿子们,由于会稽人物荟萃,物产丰富,为一方都会,所以用此任以抚慰萧詧之心。萧詧因为自己的兄弟不能立为继承人,心中常怀不平之气。又因为梁武帝衰老,朝政多有弊端,呈败亡之象,就积蓄钱财,交结宾客,招募游侠,不惜降低身份来屈就他们。那些勇敢的人多来归降,身边多达数千人,都给丰厚的待遇。 

施恩下教

中大同元年(546年),任持节,都督雍、梁、东益、南秦、北秦五州及郢州之竟陵、司州之随郡诸军事,授西中郎将,兼任宁蛮校尉、雍州刺史。萧詧认为襄阳形势险要,又是梁武帝开创基业的地方,太平时足以当作根本之地,动乱时可以图谋霸业,于是克制自己,勉励节操,在百姓中广施恩惠,努力完善刑罚政务,志在安抚百姓,休养生息。 

于是下教说:“往昔善为政者,不只是师法所见。听从众贤之言,所闻知自然会远;借鉴外物,察知必然会明。是以尘参体恤民众,访言于高隐之人;区辽行政,每每向掾史求取成法;王沉爰加厚赏;吕虔功有所由。所以能够在当年显示其美政,可以流芳于后代。我知识能力有限,来管理这一盛藩。常常忧虑不能给民众德惠,政道或者紊乱。半夜未睡,对案忘记饥渴,思纳良谋,以便匡定未做到的事。雍州部内有于民不便的事,行政上的失利,有贪残的官吏,贪生怕死的将领,关市乱征税收,豪强猾民多所包藏,全都秘密报上来,加以更正整治。如果刺史治道之要,不合于张弛之术。行政严酷不讲情理,所用的是无用之才,或者爱狎邪佞,或者将忠贞者斥废,都可启告,以提醒所未醒悟的事。盐梅舟楫,允属良规,苦口恶石,想勿余隐。以此广示乡间大众,知道我的诚心诚意。”于是其境内治理得很好。 

助兄抗叔

太清二年(548年),梁武帝任命萧詧之兄河东王萧誉为湘州刺史,调湘州刺史张缵到雍州刺史,取代萧詧。张缵仗恃才能名望,傲慢自负,看不起年轻的萧誉,州府迎接时礼数不到。萧誉十分恼恨。到任所后,就借口有病不与张缵见面。后来听说侯景作乱,萧誉对张缵多有欺凌威逼。张缵害怕被捉,连夜坐小船逃跑,想到雍州去,又担心萧詧拒绝入境。当时梁武帝第七子萧绎(梁元帝)镇守江陵,与张缵旧有交情,张缵想借萧绎之手将萧詧兄弟置于死地。恰巧萧绎与萧誉、信州刺史桂阳王萧慥各自率军,支援金陵。萧慥从三峡而下,抵达长江渡口,萧誉驻军江口,萧绎到达郢州的武城。这时侯景已经请求讲和,萧绎诏令援军返回。萧誉打算从江口返回湘州任所。萧慥想等候萧绎到达,拜谒督府,然后再返回信州。当时张缵在江陵,就写信给萧绎说:“河东王的军队已经上船,顺流而下,准备袭击江陵。岳阳王在雍州,共谋反叛。”江陵游军主朱荣又派使者报告说:“桂阳王住在这里,打算响应萧誉、萧詧。”萧绎信以为真,连忙将米船凿沉,斩断缆绳返回。到了江陵,捉住萧慥并把他杀死。命令他的儿子萧方等、王僧辩等人先后进攻湘州。萧誉向萧詧告急,萧詧大怒。 

当初,萧绎打算援助建业,命令所辖诸州,全都发兵共赴国难。萧詧派府司马刘方贵领兵为前军,从汉口出发。快要出发时,萧绎又派咨议参军刘谷告诉萧詧,要他亲自带兵。萧詧言词很不恭顺,萧绎又怒。而且刘方贵早与萧詧不和,暗中与萧绎联络,约定日期,袭击萧詧。尚未发兵,恰巧萧詧因为别的事召见刘方贵,刘方贵怀疑计谋败露,就占据樊城,抗拒命令。萧詧派魏益德、杜岸等各军进攻。刘方贵窘迫慌急,派儿子刘迁超向江陵请求援军。萧绎于是用丰厚的财物派遣张缵,表面上是前去赴任,而暗中支援刘方贵。张缵停军在大堤时,樊城已被攻陷。萧詧捉住了刘方贵兄弟及其党羽,将他们全部杀掉。 

张缵乘机到达雍州。萧詧故意拖延,不接受替代,让张缵住在西城,以礼相待。一切军事政务,仍然由萧詧主管。萧詧认为自己兄弟被陷害,祸源起于张缵,准备暗中算计他。张缵害怕,请求萧绎把自己召回。萧绎于是向萧詧征调张缵,萧詧留住张缵不放。杜岸兄弟欺骗张缵道:“百姓看岳阳王殿下,其权势不容人仰视。不如暂且往西山去,避开祸患。大人既得人心,远近之人必定前来投奔,凭此举起义旗,事情没有不成功的。”张缵认为很有道理,就与杜岸等人结盟发誓。张缵又邀请雍州人席引等在西山聚集部众。张缵穿着女人衣服,坐着用黑布围起来的车子,与亲信十余人出逃。席引等人与杜岸驰马报告萧詧。萧詧命令中兵参军尹正会同杜岸等人领兵追赶,把张缵一行全部捉住。张缵害怕被杀,请求出家为僧。 

当时,由于萧誉危急,萧詧留下咨议参军蔡大宝防守襄阳,自己率领二万军队、一千匹马讨伐江陵,以救萧誉。此时江陵外城已树立栅栏,只有北面空着。萧詧乘机进攻。萧绎十分害怕,就派参军庾奂对萧詧说:“萧正德肆意作乱,天下分崩离析。你还想学他的样子,究竟想干什么?我承蒙先宫垂爱,以你兄弟相托。如今侄子反来攻伐叔父,天理何在?”萧詧回答道:“家兄无罪,而多次被围攻。手足之情,难道能够袖手旁观?七叔父假若顾念先父恩情,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呢?如果退兵到湘水,我就撤回襄阳。” 

萧詧攻不破栅栏,只好退兵筑城。又尽出精锐发动攻势。突然天降大雨,平地水深四尺,萧詧军营泡在水中,部众多生离散之心。部将杜岸及其弟杜幼安、兄长之子杜龛,担心萧詧失势,率领部下投降江陵。萧詧部众大惊,连夜逃回襄阳,器械物资,大多在湕水淹没。当初,萧詧把张缵囚禁在军中,这时,先杀了张缵,然后才撤军。 

杜岸投降后,请求率五百名骑兵偷袭襄阳。离城三十里时,被城中守军发觉。蔡大宝辅佐萧詧之母保林龚氏,登上城墙,关闭城门拒守。恰巧萧詧夜间逃回,龚氏不知道儿子失败,误认为是贼军,到天明见是萧詧,才放其入城。由于萧詧已归,杜岸等人就投奔其兄杜巘,逃到广平。萧詧派将领尹正、薛晖等人攻克广平,捉住杜巘、杜岸,连带他们的母亲、妻子、儿女,在襄阳北门全部杀掉。又将杜氏宗族中较亲近者全部处死,其年幼者及远亲关入蚕室。挖掘杜氏坟墓,烧骨扬灰。 

称藩西魏

萧詧已与江陵结下怨仇,担心不能自保。西魏大统十五年(549年),萧詧派遣使者向西魏自称藩国,请求归附。西魏丞相宇文泰命令丞相府东阁祭酒荣权担任使者。萧詧十分高兴。同年,萧绎命令柳仲礼率军进取襄阳。萧詧害怕,就把妻子王氏及长子萧灊到西魏当人质,请求救兵。宇文泰又命令荣权出使,派遣开府杨忠率军支援。大统十六年(550年),杨忠活捉柳仲礼,平定汉水以东,萧詧才得安宁。当时西魏朝廷想命令萧詧发丧继位,萧詧以没有玉玺、遗诏为理由推辞。荣权当时在萧詧住所,就急驰而归,详细报告了萧詧的情况。宇文泰于是命令散骑常侍郑孝穆和荣权持旌节、策书,封萧詧为梁王。萧詧在襄阳设置百官,秉承皇帝旨意,拜官授爵。大统十七年(551年),萧詧留蔡大宝据守,从襄阳前来朝见。宇文泰对他说:“王来这里,同荣权很有关系,王准备见他吗?”萧詧答道:“十分荣幸。”宇文泰于是召来荣权与萧詧相见。宇文泰对萧詧说:“荣权是个好人,我与他共事,不曾见过他失信。”萧詧说:“荣常侍沟通二国,言语中从不为个人打算,所以我今天得以诚心归附魏国。” 

江陵称帝

西魏恭帝元年(554年),宇文泰命令柱国于谨讨伐江陵,萧詧出兵会合。攻陷江陵后,宇文泰立萧詧为梁主,住在江陵东城,让他管辖江陵一州之地。他原在襄阳统辖的地盘,全部归于西魏。萧詧于是在江陵称帝,年号大定,史称西梁或后梁。追尊其父萧统为昭明皇帝,庙号高宗,萧统之妃蔡氏为昭德皇后。又尊其生母龚氏为皇太后,立妻子王氏为皇后,儿子萧岿为皇太子。萧詧的庆典、赏罚、刑律、威仪,以及官方制度,都与帝王相同。只是上疏则称臣,奉朝廷年号。至于对下属的封爵任命,也依照梁氏旧制。其军制品级,则又兼用柱国等官。又追赠叔父邵陵王萧纶为太宰,谥号壮武。追赠兄长萧誉为丞相,谥号武桓。宇文泰于是设置江陵防主一职,带兵住在西城,称为“助防”。表面上协助萧詧防御,实际上也连带防备萧詧。 

当初,江陵政权被消灭以后,梁元帝萧绎的将领王琳据守湘州,志在恢复帝业。萧詧称帝后,王琳派将领潘纯陀、侯方儿来犯。萧詧出兵抵抗,潘纯陀等退回夏口。大定四年(558年),萧詧派大将军王操率军攻占王琳辖下的长沙、武陵、南平等郡。次年,王琳又派将领雷又柔偷袭攻陷监利郡,太守蔡大有战死。不久,王琳与陈朝人相持不下,向萧詧称藩,乞求援军。萧詧答应了王琳的要求。援军尚未出发,王琳已经战败,依附于北齐。这一年,其太子萧岿来北周(此时北周已经取代西魏)京师朝见。大定六年(560年)夏天,发生地震,前殿崩塌,压死二百余人。 

部将劝告

当初,平定江陵时,萧詧部将尹德毅劝告萧詧道:“微臣听说,君王的行为与一般的人不同。一般的人,掩饰细节微行,在小处竞相显示廉洁,用来博取名誉。而君王则是平定天下,安宁国家,以成就大业。如今西魏人贪婪,不顾抚慰百姓、讨伐有罪的名义,必定要逞其残忍,多有杀伤,俘虏士人百姓,以报战功。然而这些人的亲戚家属,都在长江以东,顾念他们充作豺狼之食,被拘禁在他国,痛心疾首,何日能忘?殿下正要安定天下,继承大业。芸芸众生,不可能使家家周知。他们受难到这种地步,都认为是殿下所为。殿下杀掉人家的父兄,使他们的子弟成为孤儿,人人都与殿下为仇,谁与你一同建立基业呢?然而西魏的精锐军队,全部集中在这里。慰劳军队的礼节,并非没有用计的先例。如果殿下为此设下宴会,趁机邀请于谨等人赴宴。他们没有防备,当相继而来,可预先埋伏武士,趁机杀掉他们。再分头命令果决勇敢的人,奇袭魏军营垒,斩杀那些丑类,让他们一个也不能活下来。对江陵百姓,则慰问他们,使他们安定,文武百官,随即任命。百姓既然承蒙殿下救命的大恩,谁不对您的圣明竭诚拥戴呢?魏人心惧,未必敢于前来送死。像王僧辩那样的人,送封信就可以招揽。然后着朝服而渡长江,登基称帝,继承尧、禹之业,这是极其难得的机会。片刻之间,大功可成。古人说:‘上天给予的东西,如果不接受,反而会受到惩罚;时机到了而不采取行动,反而会遭受祸殃。’希望殿下高瞻远瞩,不要像一般人那样行事。”萧詧不听从,对尹德毅说:“您的这条计策,并不是不好。可是魏人待我十分宽厚,我不能违背道德。如果仓促之间依计而行,就会像邓祁侯说的那样,我家将没有后代了。” 

忧愤而死

不久,江陵全城老幼,都被北周俘虏,驱入函谷关,又失去了襄阳的地盘。萧詧才追悔道:“悔恨不听尹德毅的话,以致到了这种地步。”又见屋宇残破,战乱不息,为自己威望不振、谋略无从实施而感到羞耻,心中常怀忧愤。于是作《愍时赋》而抒发胸怀。 

萧詧领土狭小,心中常郁郁不乐。每次读到“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都要扬眉举目,握腕激奋,久久叹息不止。大定八年(562年)二月,萧詧竟以忧愤而背部发疽致死 ,时年四十四岁。同年八月,群臣将他安葬在平陵,谥号宣皇帝,庙号中宗。 

为政举措

萧詧在做藩王和皇帝时,都以蔡大宝为股肱,王操为心腹,魏益德、尹正、产肿、薛晖、许孝敬、薛宣为爪牙,甄玄成、刘盈、岑善方、傅准、褚珪、蔡大业典掌各种事务。张绾以旧臣而处于显要的位置上,沈重因为儒学得到很大的礼敬。其他的人多所奖拔,都能够尽其才能。 

个人作品

萧詧十分喜好文章的内容和涵义,著有文集十五卷,佛经《华严》、《般若》、《法华》、《金光明》等义疏共四十六卷,都流行于世。 

人物评价

总评

萧詧自小就有大志,不拘小节。虽然性多猜忌,但知人善任,抚慰将士有恩,所以能得到部下拼命效力。不喜饮酒,安心于俭省朴素,侍奉母亲,以孝顺闻名。又不喜欢音乐女色,尤其厌恶看见妇人,即使相距数步,也能远远闻见妇人身上的臭味。凡是他御幸妇人时所穿的衣服,决不再穿。又讨厌看见人的头发,凡言事者必须见机行事遮蔽一下。他在东扬州时十分放纵,审阅文簿时,喜欢写下戏弄的话,因而被世人讥评。 

历代评价

令狐德棻《周书》:①“梁主任术好谋,知贤养士,盖有英雄之志,霸王之略焉。及淮海版荡,骨肉猜贰,拥众自固,称藩内款,终能据有全楚,中兴颓运。虽土宇殊于旧邦,而位号同于曩日。贻厥自远,享国数世,可不谓贤哉。” ;②“幼而好学,善属文,尤长佛义。” 

史籍记载

《周书·卷四十八·列传第四十》 

《北史·卷九十三·列传第八十一》 

《隋书·卷七十九·列传第四十四》 

家族成员

祖父母

祖父:梁武帝萧衍。

祖母:贵嫔丁令光。

父母

父亲:昭明皇帝(昭明太子)萧统。

嫡母:昭德皇后蔡氏。

生母:元太后龚氏。

兄弟

大哥:豫章郡王萧欢。

二哥:河东郡王萧誉。

四弟:武昌郡王萧飐。

五弟:义阳郡王萧譼(萧鉴)。

妻子

宣静皇后王氏 ,生萧嶚。 

孝皇太妃曹氏,生萧岿。 

子女

儿子

长子:孝惠太子萧嶚  (误作萧灊)。

三子:孝明帝萧岿。 

五子:安平王萧岩。 

六子:东平王萧岌。 

八子:河间王萧岑。 

女儿

宣成公主萧氏,嫁蔡大宝次子蔡延寿。 

 

 

  •  

相关文章

历史名人

上古人物 夏朝人物 商朝人物 周朝人物 春秋战国人物 秦朝人物 汉朝人物 三国人物 晋朝人物 南北朝人物 隋朝人物 唐朝人物 五代十国人物 宋朝人物 元朝人物 明朝人物 清朝人物 民国人物 近代人物

皇帝列表

上古皇帝 夏朝皇帝 商朝皇帝 周朝皇帝 秦朝皇帝 汉朝皇帝 三国皇帝 晋朝皇帝 南北朝皇帝 隋朝皇帝 唐朝皇帝 五代十国皇帝 宋朝皇帝 元朝皇帝 明朝皇帝 清朝皇帝

历史朝代

上古 夏朝 商朝 周朝 春秋战国 秦朝 汉朝 三国 晋朝 南北朝 隋朝 唐朝 五代十国 宋朝 元朝 明朝 清朝 民国